杭州旅游网
企业旅游

保护滇金丝猴傈僳族猎人变“保镖”

作者: 来源: 时间:2020-11-28

  云南丽江老君山,史称“滇省众山之祖”。相传太上老君曾在此山炼丹,因而得名。老君山连绵盘桓数百里,是横断山脉核心区,也是三江并流核心区域。

  这里也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滇金丝猴的栖息地。作为中国特有的世界级珍稀濒危动物,滇金丝猴在全球总数仅3000余只,其地理分布区不到大熊猫的四分之一。

  但是对于大多人而言,“滇金丝猴”长相如何?吃什么食物?生存状况如何?都还是模糊的概念。

  近日,南都记者随由大自然保护协会(TNC)、乐元素开心消消乐玩家等组成的志愿者队伍走进滇西北,探访滇金丝猴的保护现状。

  深山老林即为“办公室”

  从丽江出发一路向西,沿途山路蜿蜒盘旋,雨季带来的山体滑坡痕迹不时映入眼帘。5个小时后才到达距离丽江百来公里的怒江傈僳族自治州。可耕地面积少,人们生活水平低下,怒江地区被列入“三区三州”深度贫困区。但与此同时,复杂的地理环境也造就了滇金丝猴的一片“世外桃源”。

  “世外桃源”便是史称“滇省众山之祖”的老君山。老君山是世界生物资源最富集的地区之一,也是滇金丝猴、红豆杉等稀有濒危动植物最后的庇护所。

  老君山滇金丝猴种群,是滇金丝猴三大基因库之一中部型唯一的猴群,也是最濒危的基因库,共有300只。为挽救这一珍稀生物,近年来,当地政府、研究机构、社会组织等各方力量先后加入到“保卫战”中。目前,老君山的滇金丝猴保护工作主要由村民组成的巡护队来承担,他们也被称为滇金丝猴“保镖”。

  傈僳族年轻人蜂春林便是其中一员。蜂春林喜欢发朋友圈,但朋友圈里大多是原始森林的林林总总。他曾在朋友圈里发了个小视频,并附文:“这是我上班的地方也是我的办公室。”视频里,近景,山崖边上的松塔随风摇曳;远景,山连着天,云雾缭绕。远近之间,是看不见底的悬崖。

  “办公室”所指的就是老君山。一个月的20天里,蜂春林都要与队友一起,每日徒步二三十公里,去追寻滇金丝猴的踪迹,同时要保护滇金丝猴免受非法伤害。

  从猎人到“保镖”的转变

  加上蜂春林,老君山一共有4名滇金丝猴“保镖”,他们都是80后,来自老君山下的利苴村。队长杨学荣只比蜂春林大一岁,但已做了15年滇金丝猴巡护员。

  说起巡护队,队员们有说不完的故事:第一次看到野生滇金丝猴的情景;如何翻山越岭经历险些落崖的情景;以及这支巡护队是如何建立的情景等。

  巡护队的第一任队长是张志明。16岁便进山放牧打猎的张志明,曾是个捕杀滇金丝猴的能手,但一次经历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。

  有一天,一起打猎的同伴打死了一只母猴,张志明瞧着小猴可怜就抱回了家,“米汤、嫩蔬菜、地衣苔藓都喂了,啥都不吃,就抱着我的脖子一直哭,没过几个星期死了。”从那以后,张志明再没打过动物,“啥动物都不打了,下不去手。”

  2003年,在大自然保护协会(TNC)的牵头下,张志明带着他的两位徒弟杨学荣和张毅军组成了最早的巡护队。巡护队员们这一干,就没停下来过。

  张志明退休后,徒弟杨学荣接过了“接力棒”。从19岁到35岁,杨学荣的青春基本“耗”在老君山上。其间,也没少过要放弃的想法,但他“实在太喜欢这些猴子了,根本放不下。”

  杨学荣的母亲最初是不同意他干这一行的。两岁半时,杨学荣因为贪玩,从山崖上摔了下来,右腿折断了,右脸被划了一个深深的口子,母亲对此心有余悸。

  “有一天下大雨,我没能按时下山回家,我母亲冒着雨从家里一路找到山上”,这一情景让杨学荣每每想起都心疼不已,他下决心辞掉工作。那段时间,杨学荣辗转难眠,“好不容易工作上了轨道,放弃了那些猴子怎么办,别人干得又没那么熟练。”最终,杨学荣还是狠不下心,这也是杨学荣的最后一次动摇。

  “巡山”还要帮游客拾垃圾

  随队体验巡护期间,每走一段,杨学荣就告诉记者,要看看有没有滇金丝猴的粪便?它们的粪便新鲜度如何?哪里的树枝断了?断枝的油脂如何?要通过一系列的痕迹来追踪滇金丝猴的行迹,“可以了解到它们什么时候经过这里,往哪个方向去了,”杨学荣说。同时,还要对滇金丝猴的生活状态进行全面跟踪,“比如母猴是不是怀孕了,哪个家庭的成员有了变化。”

  在海拔3600米左右的老君山上攀爬,南都记者等人每爬几米就需要歇息片刻,而对于杨学荣、蜂春林等巡护队员来说,已成为常态。老君山生态原始,人烟稀少,经常“无路可走”。所到之处,树木交错断裂,犹如巨蟒爬行。20多公里的巡护之路,南都记者一行共花费12小时。“平时我们是6小时左右把这些路走完。”杨学荣说。

  在巡护过程中,杨学荣和其他队员们还需要清除猎套、兽夹等动物诱捕工具。有时,他们还要对盗猎、盗伐、非法放牧等人为干扰活动进行职权范围内的劝说、制止、记录和调查取证。他们也要将森林火灾等突发情况及时汇报给相关部门,并对滇金丝猴、其他伴生珍稀野生动物及其栖息地的动态实施长期监测。

  除此之外,每天巡山过程中,他们还需要清理背包客随手丢弃的垃圾,以维持滇金丝猴的生存环境。

  “从前都不知道‘环保’是什么”

  傈僳族长年以狩猎为生。很长一段时间,对于老君山下的村民而言,“环保”是什么意思,他们并不清楚。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,因为人多地少而演变为不得已的“靠山吃饭”。随着放牧带来的生态破坏、猎人们的猎杀等多种原因,滇金丝猴数量曾一度骤减。

  “以前,我们根本没听过‘环保’这个词,不知道环保是什么,也不知道大山和山里的动物是需要保护的。”对于杨学荣而言,“环保”的概念是随着巡护工作而逐渐深入脑海。

  据为了保护老君山滇金丝猴及其栖息地,打击和制止偷猎盗伐等非法干扰行为,2003年至2015年,先后共有16名老君山原住民参加过滇金丝猴巡护队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在这期间,巡护队在250平方公里,海拔3000-4200米的高山原始森林中巡护历程累计达17.568万公里。共处理干扰事件2028次,清理动物陷阱2315个。尽管在滇金丝猴“保镖”的守护下,老君山滇金丝猴种群数量从2003年的150多只上升到现在的300多只,但保护工作仍处于初级阶段。

  巡护队员们认为,缺钱、缺技术、缺人,都是目前老君山滇金丝猴保护的难点。

  近年来,随着宣传工作的展开,越来越多的社会组织、企业、公益人士加入到滇金丝猴保护中来。他们有的提供专业指导,有的提供技术支持,甚至不少普通老百姓自发为巡护员捐钱捐物。

  “这十五年如一日,每天重复着同一件事。一个人的青春全用在一件事上,这个工作太不容易。”当志愿者中有游戏玩家将巡护工作体验发布至游戏社区,很快就获得了17万的留言,引发了大家对巡护员的关注。

  大自然保护协会(TNC)认为,滇金丝猴保护长期缺乏传播,乐元素开心消消乐“素人”玩家志愿者们的直观体验会像滚雪球般在他们各自的圈子里传播,这也能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滇金丝猴保护工作的任重道远。

  这些支持也让杨学荣和队友们更有干劲,“我们打算,今年要对老君山的滇金丝猴建立一套完整的数据,还要研究如何把社区运营起来,让更多人关注这个事。”杨学荣说。

  他希望,10年后,对于滇金丝猴的保护能像大熊猫的保护一样成熟。

  滇金丝猴“肖像”:

  “美妆博主”有“最像人类的脸”

  滇金丝猴又名黑白仰鼻猴,是中国特有的世界珍稀濒危灵长动物。据了解,目前我国共有大熊猫2000多只,滇金丝猴的现存种群数量约为3000只,仅比大熊猫多出不到1000只。滇金丝猴仅分布于中国西南横断山脉以及金沙江、澜沧江之间滇西北和藏东南的狭小区域,海拔3000米以上的亚高山原始暗针叶林。

  滇金丝猴也是除了人类之外,栖息海拔最高的灵长类动物,还长着一张“最像人类的脸”:“朋克”发型、深情的黑色双眸和豆沙流行色的香肠嘴。“长相”时髦的滇金丝猴也被称为动物界的“美妆博主”。它们喜食云杉、冷杉树上的附生植物松萝,除此之外,它们还大量采食竹笋、嫩叶、花朵和果实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 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 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泰山景区播新绿 卧龙峪再添苗木1200余...

  • 善行旅游:站在文化和道德的高度

  • 【寻人启事】...

  • 云南民族村文化夜市深度体验

  • 阳光加州:醉心于世界顶级艺术与文化中心

  • 去环游世界 记得带上这份最佳餐厅的清单

  • 大雾黄色预警:河北山东河南等局地有特强浓...

  • 《都挺好》餐馆“食荤者”原型翰尔园不规范...